北京北海团城承光殿前,有一座蓝色琉璃瓦的石亭叫玉瓮亭,亭中汉白玉的石座上放置着一个元代大酒瓮,堪称我国体积最大的传世玉器——渎山大玉海。

玉瓮亭
“渎山大玉海”是元代的一件巨型贮酒器,又名玉瓮、玉钵、酒海。器体呈椭圆形 ,高0.7米,口径1.35~1.82米,最大周长4.93米,重约3500公斤。渎山大玉海的“渎山”二字,通假“独山”。它所用的玉材恰巧是产自于河南南阳市的独山玉料,为青灰夹生黑斑色玉种,独山玉是中国传统的玉石品种。河南的独山玉和新疆的和田玉、辽宁的岫岩玉、陕西的蓝田玉被称为“中国四大名玉”。

渎山大玉海
“渎山大玉海”是用整块黑质白章的独山玉雕琢而成,玉质斑驳变幻,墨色中夹杂白纹,制作采用浮雕和线刻相结合的表现手法,继承和发展了中国琢玉工艺上“量材取料”和“因材施艺”的传统技巧,玉瓮内部掏空,腔膛深55厘米,口呈椭圆形,周身雕刻波涛汹涌的大海,浪涛翻滚,漩涡激流,气势磅礴。在海涛之中,又有龙、猪、马、鹿、犀、螺等神异化动物游戏其间,海龙下身隐于水中,上身探出水面,张牙舞爪,戏弄面前瑞云托承的宝珠。猪、马、犀、鹿等动物遍体生鳞,使人联想到神话里龙宫中的兽形神怪和虾兵蟹将。可以说,这是一幅活生生的龙宫世界的景象,神秘莫测。更难能可贵的是,该器不仅形体巨大,气度不凡,而且雕工极精,利用玉色的黑白变化来勾勒波浪的起伏、表现动物的眉目花斑,可谓匠心独运,技艺高超。
酒瓮可贮酒三十余石,大约相当于三千六百瓶一斤装的白酒。底座是一大一小两件叠置的八角石床,既粗犷豪放,又细致典雅,兼具写实气质和浪漫色彩。


据《元史·世祖本纪》记载:大玉海成器于至元二年(1265年),相传是元世祖忽必烈为犒赏三军而制,忽必烈经常用它盛酒,大宴群臣及军中武士。最初放于元大都(今北京)太液(今北海)中的琼华岛(今白塔所在)广寒殿。元朝灭亡后,元大都的宫殿大多被拆毁,作为教育国人奢侈亡国的鲜活例证,放置大玉海的广寒殿却幸运地被保留下来。但在万历七年(1579年),广寒殿终于还是轰然倒塌,大概是看到大玉海很是精巧,于是它被搬到了皇家的御用监。御用监是专门制作宫廷器玩的地方,清代时改为道观,名真武庙。道士们不知它的来历,将它作为腌菜缸使用了100多年。

忽必烈

 

真武庙
直到康熙五十年(公元1711年)真武庙重修时,道士们才发现石钵实为玉制,于是将菜掏出,清洗干净,在里面储水,并放入山石,置于观音大士前,以示南海普陀之意。
乾隆年间,赐居在这一带的翰林院学者来庙里游玩,看到这一不凡的玉钵,认为绝非民间的器物。他们翻寻资料,反复考证,惊喜地发现这就是丢失数百年的元代广寒殿前的大玉海。于是报告给乾隆皇帝,通晓历史文物的乾隆喜出望外,于乾隆十年(1745年)命内务府拨银十万两买回玉钵。但他没有同时移回底座,而是另刻汉白玉底座改置玉钵,一同置于北海团城承光殿前。4年内,乾隆皇帝先后命人将“渎山大玉海”重新修整了4次,期间乾隆皇帝在对玉海上的龙鳞纹与其他海兽的鳞纹没有尊卑之别,极为不满,命工匠改之,现在玉海上除了龙身颈外,其他的龙鳞纹都具有明显的清代特色。乾隆皇帝还为其配制了一个新底座,并在承光殿前修建了一座小亭子,取名为“玉瓮亭”,将“渎山大玉海”与新底座一同安放在亭内。乾隆得意之余,诗兴大发,在玉海膛内碾刻“ 玉瓮歌”三首,连序带注共八百多字,详细地介绍了这件玉器的来历和流传经过。四十多位臣下奉和之作则刻在玉海外的亭柱上。

承光殿
元代的渎山大玉海是现存最早的大型玉器,鲜有出其右者,且在历史上流传有序,在我国传世至今的数十万件玉器中,“渎山大玉海”是唯一一件可以辨认的蒙古时期的玉器(公元1271年忽必烈才定国号为元),元明清三代都有历史记叙,承载的历史记忆非常丰富。大玉海从广寒殿到团城,也间接反映了北京的历史变迁,综合考虑,被列为镇国玉器之首。
多年来,人们一直在寻找“渎山大玉海”的原配底座,直到1988年,人们才在北京法源寺内发现了它。该底座有八面八足,为双层雕,其上雕刻有龙兽、浪花等图案,刀法圆润,气势雄伟。它与“渎山大玉海”的玉质、色彩、纹饰风格都高度一致,两者配放在一起显得浑然天成。自此,人们就一直期盼着蒙元时期的“渎山大玉海”早日能团聚,恢复其完整的面貌,焕发出昔日的雄姿异彩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