装饰生活,美化自己是人的天性。山顶洞人就已经开始磨制骨器。石头制作项链等装饰品。到了新石器时代晚期,玉文化的曙光已闪耀在华夏大地上,产生了形式多样的玉器,玉琮是其中最具代表性的。

 

琮最早出现在良渚文化,良渚的玉琮不仅数量很多,而且雕刻精美,是玉琮的辉煌时期,其中一件刻有神鸟纹的玉琮被誉为“琮王”。《古玉鉴载》说道:“琮是代表女性,是象征女祖之物,为古人崇拜性器的对象。”常见到的玉琮有两类,形式不同:一:外方内圆,符合《周礼》“琮之言”;二:圆筒柱形,可能指“女祖之物”。琮,作为玉雕艺术形式,无论其寄托了“地神说”或“女性说”,都产生于人们的“意象”。这种“意象”充满了神秘之感,包含了人们的思想感情在内的想象和联想活动。《说文》:“琮似车釭”,这就缺少了琮的神秘色彩。后人有“图腾柱”之说,也不乏神秘色彩。

 

琮的地位很神圣,琮的神秘感很美,可谓高深莫测。兽面纹是琮的主要纹饰,在表现上无论繁简,都突出了神情的刻画。是什么兽在瞭望四方呢?历来有诸多说法,有人说是牛头纹,但此牛非凡牛,当是巫术琮教仪典中的圣牛。我则理解:以虚构而抒情,反映出对某种动物的神化和崇拜,并赋予动物神的社会职能。

 

琮的器形大小不一,有单节和多节之分,用途也有多样性。琮作为有意义的形式,其用途一般认为是祭天神地祗的法器。琮的各个部位有专用称谓,如:“射”、“厚”、“鼻”等,可见其有严格的形制规范,既为礼器,当规矩于方圆,方能符合“协上下”,“承天体”的祯祥意义。“天子以为权”则是琮由神权走向王权的又一神秘色彩。

 

商代玉琮,新疆和田玉,褐色沁蚀,苍老古朴。圆柱筒体,周饰三组兽面纹。兽面为方脸,“臣”字形目,细长眉,蒜头鼻,阔嘴,微微张开,似有吐舌,神情凝视。刻画虽为粗犷,但不失神秘之美。此琮由汉皇玉苑收藏。